颓郇哔哩吧啦

蓝鸡,纯咸
-
各大主要常用社交账号:贴吧@飞翔的龙0508 渣浪@蓝鸡没秃 腾讯1574687467
墙头甚多,请随意扩

-
普通僵(si)尸(zhai)

【澳洲组】护住他!

食用/避雷注意:

1.是一篇强行虐,并且只是一个闲暇脑洞……虽然完全不甜,但是虐度并不很高,而且比较短小。

2.我怎么看都觉得OOC,不骗你们,不怕的可以看,怕的请千万不要点开,我阻止过你了!

3.第一次写同人文,节奏完全把控不住……写的时候完全是为了填补脑洞,完了发现并没有什么剧情,也不知道我想讲的有没有表达出来,hmm愿意的话可以慢慢感受。

---------------------------------------------------------------------

  早上了,阳光懒懒散散地钻过窗口跳到詹米森的脸上,他觉得痒痒的,翻了个身想要避开,却一不小心哐一下撞到墙上去了,吃痛后大叫一声像捕鼠夹碰到老鼠一样弹了起来。

  平时应该有点啥隔开我和墙壁的呀……詹米森揉揉磕得红肿的膝盖,蹬蹬右腿,空寥寥的有点不对劲——义肢还没有装上。恍然大悟的詹米森单脚跳到门边捡起被他拆下后乱丢在一旁的义肢,小心翼翼地装好之后抬起义肢撩起一件掉在地上的宽大T恤套上了。

  蹦蹦跳跳地进了洗手间,疑惑地盯着镜子里自个儿红肿的双眼,接着发现自己有两个牙刷,随手拿起一个——居然这么不契合自己的嘴型。

  詹米森郁闷地刷起了牙,期间T恤因为领口太大好几次想要滑落在地上——詹米森穿这件衣服好像在穿裙子一样,都快耷拉到膝盖去了。

  叩叩叩叩,有谁很急促地敲响了木门。詹米森口里叼着牙刷含着泡沫含糊不清地大喊来了来了跑到门口,开门,是卢西奥。

  “我的天,詹米森你居然穿成这样!”卢西奥惊讶地瞪大双眼,更像一只青蛙了。事实上穿成这样的詹米森只要稍微弯腰,就能看到他瘦瘦的洁白胸脯。而此时卢西奥一身整洁的白色西装,俨然某个在玻璃大厦里面工作的上班族。

  “有什么问题吗?”原来詹米森把漱口盅也拿出来了,咕噜咕噜吐了一口泡沫在门外的草丛里。

  “嗨,有点礼貌,”卢西奥连忙跳开免被波及,“我是说,今天有个重要的活动,你不是忘了吧?”

  “活动?噢,怪不得我老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嘴里没有杂物说起话来清晰多了,詹米森摸着下巴思考:“什么活动啊?”

  卢西奥居然少有地沉默了很久,好半晌才重新开口:“送别会。”

  “送别会?是76要退休了吗?他都工作到秃头了才退休啊!真是敬业啊!你是来捎我一程的吗,谢谢呀,等等哦我这就去换衣服……”詹米森跳起来转了个身准备跑回屋内,被卢西奥扯住。

  “其实不用,你就这样去吧,这个颜色挺适合。你放下洗漱用品就好。”那件T恤显然也是白色的。詹米森蒙了一下,欸欸了几声就被卢西奥拉上了车。

  路上卢西奥似乎要认真开车,一脸严肃不吱声的,詹米森字号盯着路边一层层模糊的绿色窜过,偶尔因为信号灯停下便数一数对面车道那些川流不息的车子大概有多少辆。

  “到了,下车吧,车门用点力才关得上。”卢西奥好像很疲倦的样子,声音稍稍哽了一下,不过眼神里头那种倦意只是一闪而过,神经大条的詹米森并没捕捉得到,还吹着口哨,颇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四周奇形怪状的楼房建筑。卢西奥带着詹米森走进了一幢算是矮小的暗色调房子里。“好小的会场……”詹米森暗自嘟哝。

  “卢西奥,哎,詹米森你也来啦?”进门不久二人就撞见美在一面大镜子前补妆,白莲花纹的旗袍非常贴合美的身段……美看到詹米森似乎是非常吃惊的。

  “是我带他来的,他忘了今天的事。”卢西奥用眼神暗示美,美也仿佛明白了什么,绽出一个微笑——在卢西奥看来,这可能是美有过最生硬的微笑了,然而詹米森今天不但忘记了活动,还非常不在状态——当然就没有发觉了,回了一个将嘴唇弯成一条缝的甜蜜笑容。

  小美反而愣了一下,丢下一句“待会见”便快步踩着高跟鞋走了。

  不但自己不对,大家好像也不太……詹米森正思考着所见所闻之怪异,一抹黑雾从眼前飘过,“reapear!!”詹米森边大喊边跑过去,嘿我没有看错果然是他!

  “狂鼠?”死神在面具下一脸疑惑,没想到在这种日子里头这家伙还笑得出来……

  “你知道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吗?”詹米森俯下身子小声问道——他比死神要高出好几公分,他这样做是为了贴心地能让他俩耳语,“大家都很反常啊,卢西奥居然不怎么说话。”

  死神还未来得及回答他,地面就开始震动起来,天花板上的吊灯扯下好几片墙绘,不偏不倚砸中詹米森的脑袋,倒是没啥大碍,不过还是吓得詹米森尖叫一下蹦了起来——

  “是敌袭,那群小王八蛋居然好死不死挑今天——快把狂鼠带走!”死神从风衣里拿出双枪,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愣着干什么,你们忘记要护住他了吗?!”

  卢西奥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切了个歌给詹米森加速,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能扛得住这么高一只老鼠赶紧跑——

  “喂喂喂,等我给他们送点‘礼物’……卢西奥你这么急干什么呀我有这么弱吗自己跑不动吗?”詹米森发现巴西拳皇的手臂将他箍的很紧,完全挣不动,只好不轻不重地捶打他的背并嚷嚷着抱怨。

  “义肢总没有滑板跑得快的!”卢西奥带着詹米森窜上了墙……詹米森看到查莉娅扛着粒子炮在他身后一边对抗敌人一边向他投射屏障,猎空闪现着替他清除子弹——他发现自己变成了所有人的保护对象。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詹米森撅起嘴巴皱紧了眉头……

-

  早上了,阳光懒懒散散地钻过窗口跳到詹米森的脸上,他觉得痒痒的,翻了个身想要避开,却一不小心撞到睡在隔壁的马可身上了。

  马可睡得很沉,这么用力的一下都没有醒。

[或许T.B.C

评论

热度(19)